1、首先表白一下,队长,我还是忠于袁许的~但是,俺媳妇儿指定要“伍许”……SO……乃也能理解单身滴苦恼的,对吧?于是……媳妇儿的要求比较重要哇……囧
2、因为剧情需要,我人为地缩短了702团和老A的距离啊哈。= w =
3、摸下巴,这次文的风格比较简单,比较“硬”。没办法,因为写的对象是伍六一嘛。如果说木木是石头,那伍六一就是铁了。那么文最后写出来就是钢筋了。囧~~

我们的现在未来

A大队的宿舍里,许三多坐在桌前,整理着抽屉里积存已久的信。

信逐渐被筛分成两叠。

一叠,是给班长的。

班长曾经说过,扛不住了,就给他写信,可每次写完,又恢复了前进的勇气。

所以,班长,我还扛得住。


另一叠,是给伍六一的。

总想着给伍六一写信。信写了很多,可是,我没有伍六一的地址。

自从那次医院道别后,只知道他退伍了,就再没了消息。


许三多的手指,摩挲着信封,轻轻抚过那三个字——伍六一。

稍作停留,然后,拉开抽屉,小心翼翼地将信收了进去。

“完毕,你的电话。”齐桓探头进来。

“谁打来的?”许三多抬头。

“702。”齐桓答道,“好像很急。”

许三多连忙起身,跟着齐桓出了门。

“喂?”许三多拿起话筒。

“班代,是我,小宁。”电话那头,甘小宁捏着嗓子,小声道。

“出什么事了么?”许三多有点儿担心。

“伍班副来了!”甘小宁稍微抬高了嗓门儿,“连长让他打个电话叫你过去,他不肯。”

许三多微微皱眉。

“说是你在老A忙,不想打扰你。”甘小宁在那边撇嘴,“班副这人就特别扭。大家都这么久没见了。这不,我偷溜过来给你报个信儿。”

“小宁。”许三多握了握拳,“我马上过来。你等会儿在军区门口接我一下。”

“好。”

挂断电话,许三多回头,对上身后齐桓的目光:“齐桓,可以麻烦你送我去702团么?”

齐桓看了他一眼:“很急?”

“是很重要。”许三多直视着他。

“好。”齐桓撸了撸他的头发,微笑。

跑回房间,打开抽屉,取出那叠厚厚的信,接着,许三多立刻随齐桓下楼直奔停车场。

坐上军区越野车,一路风驰电掣般赶往702团。许三多紧紧捏着手中的信,死盯着前方。

军区门口,老远便看见甘小宁在那儿使劲儿挥手:“班代!班代!”

车还没停稳,许三多便跳了下去。随即,甘小宁在前面领路,两人狂奔而去。

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齐桓笑着摇了摇头,留在门口作登记。

越接近目的地,便越是心慌。

“六一!”当许三多猛地推开师侦营会客室的大门,他听见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窗边,那个站得笔挺的男人,慢慢回头过来。暖冬的阳光,给他刚毅的侧面添了一份柔和。

“许三多,你怎么还是这么莽撞啊。” 他看了许三多一眼,然后笑了。

“六一……”许三多红了眼圈儿。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得,怎么还是这副熊样?”高城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剐了许三多一眼:“咱们师侦营自来水供应充足,用不着你锦上添花。”

“连长。”许三多擦擦眼角,“我……我想和六一单独谈谈。”

高城看看伍六一,又看看许三多,一拍大腿:“行。” 随即起身,拉着甘小宁就往外走,顺手关上了门。

许三多站在门口,半天没吭声。

“不是有话要和我说么?”伍六一靠在窗边,看着他。

许三多嘴唇动了动,沉默。

“六一,你……过得好吗?”终于,许三多开口,轻轻问了一句。

“还行。”伍六一微微一笑,“目前薪水不高,但工作稳定,单位上的同事也好相处。”

许三多注视着伍六一,安静地听着,。

“你呢?”伍六一笑着问他。

“我,我还成。”许三多挠挠头。

“A大队最好的尖兵之一。这样才叫‘还成’?”伍六一打趣道,“谦虚得过了啊,兵王。”

许三多不好意思地低头,脸微红。

“手上捏的什么呢?”伍六一侧头看了一眼。

“啊,这个。”许三多回过神,连忙走上前,将信递给伍六一,“给你写的信。”

伍六一微微一愣。

“这几年,给你写了很多信。可不知道地址,就一直存了下来。”许三多解释道。

握着一大叠信,伍六一没说话,带着薄茧的手,轻抚过信封。

“……真写了不少呐,许三多。看不出你到了纸上,这么能说啊?”

“就,就是有很多事儿想跟你说。可,可又见不着面儿,只能写写……”

伍六一默不作声,只是慢慢地翻过一封又一封的信,小心翼翼。

“六一……”许三多偷偷抬眼看他,“你可不可以……留个地址给我?”

伍六一翻着信的手顿了一下,微微敛眼:“许三多。本来我这次不想见你。”

许三多低头,手紧握成拳,刺得手心发疼。

伍六一把信重新叠好,小心地收起来,沉默了一下,再看向许三多:“我这次不想见你。因为,现在你还远远走在我的前面。”

许三多抬眼,对上他的目光。

“我想,至少要等我在自己的位置上,努力达到了和你相同的高度时,再见你。”伍六一深深地看进他的眼里。

许三多身躯微震,愣愣地看着伍六一。

注视了他半晌,伍六一突然伸手,将他揽进怀里。

“不过,现在我发现,其实见个面,也挺好的。”手在许三多背上轻轻拍着,伍六一似是极满足地叹了口气。

许三多靠在伍六一怀里,眼睛发潮:“六一,这几年……我,很想见你。”

“嗯。”伍六一的手停下,将他搂紧了些,“我也想呢。”

两人就这么拥在一起,安静,安心。

“这都几年了,怎么还是没长几两肉啊。”良久,伍六一故意在许三多腰间捏了一把,“我看这老A的伙食,也不怎么样嘛。”

许三多脸一红,立刻跳开来。

伍六一眼中带着笑意,看了许三多一会儿,然后从包里摸出一张便签纸:“有笔么?”

许三多愣了一下,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递给伍六一。

伍六一将纸垫在手背上,低头写了些什么,然后抬眼:“手。”

不等许三多反应过来,伍六一便拉过他的手,将纸条放进他手中。

两手交握处,传来肌肤相贴的暖意。

待伍六一放开他的手,许三多拿起纸条一看,上面写着一串号码。

“我的手机号。”伍六一靠近他,解释道“打这个号码,随时都能找到我。”

接着,他笑着乱揉了下许三多的发荏:“以后想跟我说话,就不用写了。”

“可,可我嘴笨。”许三多心虚地看看他,“用写的,我比较说得清楚。”

伍六一闭了闭眼,不知是否该揍这个二楞子的屁股。

“那总也有想打电话说点儿啥的时候吧?”他狠狠瞪了许三多一眼,“警告你啊,许三多,不许把号码弄丢了,也不许不给我打电话。”

在伍六一‘威胁’的目光下,许三多连忙点头,然后把纸条小心折好,揣进口袋,还拍了两下,以示谨慎。

伍六一绷着脸瞪了他一会儿,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许三多也笑了。

“三年后,打这个电话给我,我来接你。”伍六一微笑着注视着他,语气郑重。

“你也好好加油。”许三多轻点了下头,目光清澈无瑕,“我相信你一定能行。”

伍六一抬手,揽住许三多的肩,拍了拍,“走吧,今天连长请客,我们去久违的食堂吃一顿!”

“嗯!”许三多露出白牙,笑得灿烂。另一只手,悄悄搂住了伍六一的腰。

两人走出会客室,在高城“哟,咋就突然这么亲热了啊?”的打趣声中,笑着拖起高城和甘小宁,往食堂走去。

“今天不醉不归!”

三年后,许三多退伍的时候,伍六一开着自己的车来接他。

将行李放进车子的后备箱内,许三多笑着坐进副驾座:“哟,这都有车阶级了啊?”

“我还有房呢。”伍六一瞥了他一眼,“就差个媳妇儿了。”

满意地看着许三多红了脸,伍六一笑着发动车子,上路,回家。

军营的生活,已经结束。而我们自己的故事,才正要开始。


END
2008/06/29 20:30 2008/06/29 20:30
Trackback address :: 无法向此文章发送引用

Comments List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