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了份调研报告要做,于是最近几天估计不能码字了 =_=|| 论坛里的同志们,我就等着看你们更新了……

(3)

七年后,许家正厅里还是和前几年没啥区别。母亲遗像仍旧供在桌上,墙上褪色的毛主席像和桌前的一对香烛配得有点儿不伦不类。

许二和刚从邻村儿回来,走进屋,环望一周,没人,只有自己出门前扔的那条磨成渔网一般、缀满贴花的牛仔裤还挂在椅子上。

皱眉,许二和转身出门,在院儿口冲隔壁婶婶喊:“刘嬢,知道我爸他们去那儿了吗?”

刘婶正坐在门口剥姜,辣红了手指头:“你爹带你三弟去县城医院做征兵体检了呗。”

许二和脸上一白,火气直往上窜,摔了门锁上就到村口去等。

油漆剥落几块的公交站牌前,大巴车来来往往,扬起呛人的沙尘,黄漫漫一片。许二和站在路边,叉着两手抱臂,一脸阴沉地盯着上车下车的人,可老半天了也不见许百顺他们回来。

肚子饿得咕了一声,许二和狠狠踹了一脚路边石子儿,闷着气转身回家。


解锁开门,进了里屋,见床上放着本书,许二和走上前拿起来翻翻,是许三多的语文课本,上面用圆珠笔勾了重点,空白处记了不少随堂笔记,字迹算不得好看,但却十分工整。

胸口像压了块石头,闷得心慌,许二和志不在当兵,也不在读书,可他想起许三多曾经有些腼腆也有些懵懂地悄悄跟自己说,也许他的愿望就是上高中,然后像马老师那样,将来留在村儿里教书。

二和心里闷着火,一家人毕竟是一家人,他不可能真对爹生出什么仇恨,可他真不待见爹这样强行为他们三兄弟决定将来的做法。自己从小性子就倔,大哥虽然平时一副木楞木楞的样子,但其实趋利避害的本事比谁都精,只有他三弟……

许二和烦闷地点了支烟,狠狠抽上一口,正担心呢,却听院子门开了,他爹扯着嗓子喊:“二和!二和!”

许二和手指夹着烟,连忙穿了拖鞋出去,见许三多低着头跟许百顺回来了,心下一喜,正要上前,却忽被许百顺喝斥道:“死剁了头的还知道回来啊?!告诉你,今儿在家哪儿也不许去!待会儿解放军来了,大棍子抽蒙了你也得把人给我留住!”

“啥解放军?”许二和皱眉,烟头掉了灰落在裤腿儿上,烫得他踢了踢脚。

“那是关于咱老三的前程!知道不?!”许百顺一副对牛弹琴的无奈表情,说完便狠拍了一下许三多的后脑勺,“龟儿子,跟我走!成才小子一惊一乍的蛮有名堂,这玩意儿你也得找老师教教!”接着便赶着许三多出了门。

猜到爹是要带三弟去找马老师写那发言稿,许二和嗤了声,想起当初爹逼自己和大哥去老师那儿要来的纸条至今还没派上用场。

这么一想,心里莫名又松活下来,许二和笑了笑,抖落烟蒂:他许二和不是个信命的人,可他有预感,以他对许三多的了解,三弟当兵这事儿,成不了。这不,七年前就预言过了,他家啊,出不了一个当兵的!

提了提有些松垮的裤腰,许二和转身进屋。可这跨进屋还没多久,便听院门前一阵犬吠,接着是村长喝斥他家大黑的声音,然后便听见一个温润男声冲屋里喊:“请问许三多同志在么?”

原本不想搭理,可那人却连喊几遍也不见消停,二和抽了口烟,跨出屋,斥道:“吵吵啥!吵吵啥呢这!”

村长领了个青年军人站在院儿里,向他介绍:“这位解放军同志呐,是来家访你家老三的。”

看来跟他和大哥相比,爹这次是把三弟往当兵路上推得更近了,连家访的人都来了!许二和心里又没了谱,一下失了好脸色:“吵吵半天就是为了当兵啊?”村长理所当然地应了声,激得他心里更恼,冷哼了句“没在!”便狠抽口烟,回屋去了。

“——嘿!你小子!”外面村长止不住地向那位军人数落着他们一家,许二和坐在床边,抽着烟冷冷地笑:说吧,想说什么就尽量说,把那家访的说走,让咱三弟不用当兵最好。

又是一阵脚步声,听见外边儿的人对话,是许一乐买了食材回来炒菜做饭,一下锅就加辣椒大红,炒得浓烟直冒,呛得那解放军咳个不停。

许二和笑得有些幸灾乐祸,起身走过去,一脚踹了门儿关上,果然又听到村长一阵指责,耸耸肩,到床边仰头躺下,捻灭烟,拿起三弟的课本儿一页一页翻着。

过了会儿,大概是爹领着三弟回来了,外面一片喧闹人声,不时夹杂着爹对三弟的斥骂,阵仗大得很。屋里许二和抿紧了唇,捏得那书页发皱——即使在外面打架多么凶神恶煞,即使在家里多么有反叛精神,但说到底,同样畏惧许百顺。从小到大,每当爹打三弟时,自己也只敢在旁边或外面杵着,等爹收了棍棒,才能挨上前哄哄三弟不哭……

可笑吗?自己一向爱跟爹和老师长辈什么的对着干,但到了关键时刻,其实什么也不敢做。

很多年后,当许二和回忆起这时自己的无所作为,在无奈和认命服输之余,仍免不了有丝遗憾和懊悔。


最终,许二和七年前的预言没有实现,那个家访的军人拍板儿定案,三弟成了他们家第一个当兵的人。

许二和就这么一个人在屋里呆了很久,手上还捏着那本语文课本,书被他揉皱了好几页。

等到外面全都安静下来,许二和深吸了口气,放下书,穿上鞋,打开门走出去,院儿里只有许一乐在扫地洗碗。爹约摸是送解放军去了,那许三多呢?

左右看看,许二和向大门外走去,不顾许一乐在后面吆喝着叫他帮手打扫。


日光从枝头晃过,连带出一串跳跃的光斑,沿着近几年返修过的小路一直走,绕过村儿南面的荷塘,看风撩动绿叶轻颤,记忆似与1991年那个夏天重叠。

“二和!许二和!”二十五岁的李壮志穿着白背心,扛着锄头跑过来,手指着前方,“——成才那伙人又在揍你弟弟啦!”

许二和怔了下,一把抢过李壮志的锄头,拔腿就跑!

脚下腾起一片沙尘,就像十一年前那次一样,许二和拼命地跑,喉咙渴得冒烟也顾不上,穿过刘老头家的院子、拐过杂货店的墙角,便看见村长家那死小子带着跟班在水稻田边围着三多又踢又打——

“——狗日的!弄啥呢!”许二和怒喝一声,抄着锄头就打了过去,吓得那群家伙四散逃窜。

“别跑!你他妈有种就别跑!”许二和举着锄头指着那群混蛋,看他们跑得没了影儿,才连忙过来扶起许三多,“三儿,三儿!”

许三多从臂弯里抬起头,脸上沾了点儿灰,却没再像小时候那样挂着泪杠子。他就着二和扶他的力道站起来,拍拍裤腿儿,呲牙一笑:“没事儿,二哥。”

许二和心情有些复杂,怔了半天只伸出手揉揉三弟的刺猬头,拄着锄头沿着田垄头缓缓坐了下来。许三多眨巴眨巴眼,也凑到哥哥身边坐下。

渐斜的落日从水面划过金色粼波,衬着青山翠色,暖意融融。兄弟俩在田垄头安静地坐着,看着这个从小长大的地方,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感慨。

许三多侧过头看向许二和,然后缓缓挪近了些:“二哥。”

许二和有些出神地望着晚霞映照中的绯色山村:“弄啥?”

许三多腼腆地低头笑了笑:“没事儿。”

许二和巴着锄头嗤了声:“滚一边儿去。”

许三多还是低着头笑,笑过了又弯着眉眼来看二和:“二哥。”

许二和吸了口气:“……到底弄啥?”

许三多自顾自地笑,目光却还是停在二和脸上:“还是没事儿。”

许二和侧头看他,许三多还是憨憨地冲他笑,笑着笑着又低下头去一个人乐。

许二和偏过头去望望远山,又转回头来,犹豫了下:“……疼不?”

许三多摇摇头,仍旧冲着他乐。

暮色下,三弟脸上像染了火烧云的色彩,红彤彤的,虽然青涩,却已不再是那个只会扯着哥哥袖子哭成一小花猫的孩子……

许二和突然觉得喉咙有点儿哽,侧过头去沉了沉气,缓缓开口:“……三儿,我跟你说啊。这离开家门了,外头要是有谁给你来硬的,你千万不能再软了啊。”

许三多微歪着头,纯净的眸子有着不解:“那、那咋硬啊?”

许二和眯了细长的眼,沉默半晌,无奈地吐出一口气:“哎……”旁边小家伙眨巴着眼,怕自己又犯了什么错,皱着眉,一副担心的样子。

“……三儿,我跟你说啊。这锄头是弄啥的?它不是光能锄地。”许二和转过头,冲许三多抡了抡拳,故意弄出个发狠的表情,“你要是没有锄头,你有没有拳头?”

许三多盯着二和的手瞧了会儿,又咧着嘴笑了。

“你看看你那样子。”许二和有些无奈,“跟你说管个求用。你啥时候敢跟人动手啊。”扯扯嘴角,这个弟弟,自己从小看到大,他难道还不够了解么,真是自己屁话多。

许三多也不争辩,就靠着自己最信任的二哥,憨憨地笑。

太阳落到了山的另一头,余晖脉脉,给这村子镀上最后一层金。

许二和刨弄两下头发,长出一口气:“走吧。”见许三多转头看他,放松了语调,“你走了,我也就走了。”说着,笑了笑,“这么丁点儿大个地方,点支烟,就把全村儿都转完了。我呆不住。”

“二哥,你要往哪儿走啊?”许三多皱着脸问。

“不知道,反正好了就把你们都接过去。”许二和偏过头,望着远处村子一派暮色,语气带着丝豪情万丈,也带着丝对未知将来的不确定。忽然像是想起什么,又看向许三多,一皱眉,“哎哟,你是去不了了,当兵了。”

许三多怔怔地和他对望,然后缓缓绽开一丝笑容,低下头去,似在想着什么。

许二和看着他的笑,心里有些发堵:“……三儿,干啥要当兵嘛。”话里泛着他自己也不明白的苦。

许三多愣了下,脱口背出马老师给他写的发言条:“毛主席说,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同一个目的才走到一起。目的就是保卫我们的国家……”

“……行了行了。”许二和摆摆手,哭笑不得。

“老师教的,咱爹让背。”许三多眨巴着眼看他二哥,仍旧自顾自地解释,“刚才一紧张全忘了,现在又想起来了。”

许二和给他逗笑了,无奈又带丝宠溺地一撸三弟那发荏:“行了,你得意个啥啊,你得意。”

被二哥刨弄着头发,许三多憨憨地笑。

“……快看看吧。”许二和放了手,指指前方,“好好看看。”重重吐出口气,“要走喽。”

许三多渐渐敛了笑,顺着二哥指的方向看过去,直瞅了半晌,又用余光瞄回去看他二哥。

天边霞光渐暗。风吹过,拂着田垄头的野草轻轻摆动,像是告别兄弟俩在这村子里共同成长的岁月。

许三多走的那天,二和没去送行,他提着行李,揣着三弟那本语文书,赶了另一趟火车,北上闯荡。


TBC

2009/09/28 00:07 2009/09/28 00:07
Trackback address :: 无法向此文章发送引用

Comments List

  1. 幽野孤魂 2009/08/20 13:49

    。。。。。你怎么兄弟了?= =

    • 绯羽 2009/08/21 08:50

      我是袁许长篇 + all许短篇 爱好者 = w =

  2. queens web design 2016/05/17 19:34

    you are in reality a just right webmaster.
    The site loading speed is incredible. It kind of feels that
    you are doing any distinctive trick. Moreover, The contents are masterpiece.

    you've performed a fantastic job on this
    matter!

  3. With havin so much content do you ever run into any issues of plagorism or
    copyright infringement? My blog has a lot of exclusive content I've either
    authored myself or outsourced but it appears a lot of it
    is popping it up all over the web without my permission.
    Do you know any solutions to help prevent content from being stolen? I'd genuinely appreciate it.

  4. harinarayanproperties.com 2016/12/13 15:35

    I am sure this piece of writing has touched all the internet people, its really really nice article on building up new website.

  5. madden mobile coins 2016/12/13 17:19

    I do accept aas true woth all of the ideas you have presented too your post.
    They're very convincing and can certainly work. Nonetheless, the posts are too brief for starters.
    Mayy just you please lengthen them a little from next time?

    Thank you for the post.

  6. New York Regional Center 2016/12/22 04:18

    I know this site presents quality depending articles and extra material, is there
    any other web site which provides these kinds of stuff in quality?

Write a comment.